破碎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破碎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卢庚戌为了梦想我可以奋不顾身倾家荡产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9 20:35:27 阅读: 来源:破碎机厂家

卢庚戌:为了梦想 我可以奋不顾身倾家荡产

卢庚戌(资料图)

羊城晚报1月10日报道 “为了梦想,你可以做到什么程度?”年轻时,你也许可以轻易回答这个问题,但当你人到中年,挺着发福的肚子,每天过着无趣的生活,你还有勇气去回答这个问题吗?今天公映的青春片《怒放之青春再见》(以下简称《怒放》)或许能让你回忆起青春的梦想。这也是人到中年的水木年华主唱卢庚戌第一次执导电影,他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说:“没有爱情和梦想的人生是不完整的。为了梦想,我可以奋不顾身,甚至倾家荡产。”

“没有爱情和梦想的人生是不完整的”

“人生有两次奋不顾身,一次为梦想,一次为爱情”,在《怒放》结尾处,导演卢庚戌将这样一行字幕投射在银幕上。梦想与爱情,这两个关键字足以概括这部青春电影。与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和《小时代》这样的青春片不同,《怒放》似乎更接近真实,且不那么矫情。潘粤明饰演的男主角马路,人到中年时开始陷入困惑,为工作而忙碌,为家庭而操心,生活狼狈不堪。于是,马路开始回忆起上大学的日子,他和好友们组过乐队,用吉他泡过师妹,在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,梦想可以很热血,爱情可以很温暖。

羊城晚报:为什么会想到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拍一部回忆青春的电影?

卢庚戌:四年前我开始创作剧本,那时我看见身边的朋友都在为一些非常现实的问题忙碌,比如孩子上学、感情危机、工作压力等。到了这个年龄,似乎不得不面对很多现实问题,你想做的事与别人让你做的事很多时候都不一样,于是我们开始挣扎,开始回忆青春的日子。青春是人生中最灿烂的日子,拍这部电影时我就想把它拍成一部属于70后的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。我用“人生有两次奋不顾身,一次为梦想,一次为爱情”这句话来概括这部电影的主题,我想让观众感觉到这部电影的温度,它很热血,就像我们的青春一样。

羊城晚报:吕聿来、张晓晨、王啸坤,为什么找这些年轻演员来主演,找大牌明星,可能在宣传上更有优势?

卢庚戌:电影的投资规模不允许我去找大牌演员,而且我也找到符合剧本要求的几个演员。吕聿来饰演的青年马路身上有我的影子,表面羞涩,内心非常激越。张晓晨完全突破了奶油小生的模样。王啸坤是选秀出来的艺人,也懂音乐,角色非常适合他。

羊城晚报:为什么选择潘粤明饰演中年版马路,是否与他的生活状态有关?

卢庚戌:没有考虑那么多,作为一名新导演不允许我想太多。潘粤明性格上比较内敛,但当年在大学里也是长发飘飘文艺青年,喜欢摇滚乐,喜欢弹吉他。这个电影是讲述一群老男孩重新找回青春的感觉,经历上也很相似。

“为了梦想可以奋不顾身、倾家荡产”

18岁作为当地高考状元进入清华大学、组建水木年华乐队,卢庚戌的梦想看起来一直顺风顺水。而电影中的主角马路,却是许多中年白领的真实写照,他们机械地过着家庭生活和办公室生活,好像对这一拨人来说,梦想二字早已消失。

羊城晚报:在外界看来,你的生活不至于像许多中年男人那样狼狈,至少你一直都实现着自己的梦想。

卢庚戌:我很幸运,到目前为止我的梦想都实现了,但这并不代表我没有别的梦想。上高中时,我的梦想就是考一所好大学;进了大学,我的梦想就是顺利毕业找一个好工作;大学毕业时,我开始了音乐的梦想;现在,我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好导演,《怒放》不会是我的唯一一部电影作品。这部电影的筹备很不顺利,我写完剧本到处找投资,很多老板都对这个项目很不信任。后来滕华涛导演加入做电影的监制,这才让很多事情上了正轨,我很感谢他的帮助。

羊城晚报:现在上映的《怒放》公映档期调整过,名字也改了,这是不是你的妥协?

卢庚戌:改名的原因是档期调整了,原来叫《怒放2013》,但档期调整到今年1月10日,那就不能再用“2013”了。《青春再见》是水木年华的一首歌,我把它用在影片的结尾,发行公司就建议我把“怒放”和“青春再见”联系起来,我觉得挺合适,想表达与青春说再见,但梦想依旧怒放的意思。

羊城晚报:这些波折有没有影响到你的电影梦想?

卢庚戌:过程确实比我预想的要复杂得多,我本以为一个导演只需要写好剧本、拍好电影就行了,没想到拍完之后还要面对发行、票房、宣传等方方面面的事情……好在一路上都有人帮助我。我不会放弃电影梦想,和音乐比起来,电影可以表达更多自我的东西。

羊城晚报:为了梦想,你可以做到什么程度?

卢庚戌:我可以奋不顾身,也可以倾家荡产。梦想就是自己想做的事情,如果连自己想做的事都不投入,那还有什么事值得你去投入呢?

济南拉链疲劳试验机

河南监控摄录一体机

郑州扬渣机

相关阅读